酿杏子

杏子宜佳酿。

人生不过百年,可以的话,加油爱。
祝好。
我无法感同身受,但是时间会过去。

「刀剑乱舞」修行这件小事

虎哥极化祝贺!!一开始以为是初始五打刀极化,没想到是新选组现行,就脑洞一篇:)
cp:长曾弥虎彻×蜂须贺虎彻(可能会有浦乱,石青,等花鸟风月组和一闪而过的cp或者组合(?)出没)
警告:十分狗血,应试教育文笔,严重ooc刀男,有毒请看官慎重点开(笑)
本丸paro

打刀开始极化了。

蜂须贺在弟弟浦岛极化修行归来后就晓得,下面应该轮到他们初始五打刀极化了,不过在被婶婶告知政府是安排新选组先行去修行极化之前时,他仍然是这么想的。

不幸,美梦破碎。

于是下面就开始和三个好(gui)友(mi)的吐槽了。

“没想到……是那个赝品先开始……极化……”在本丸下午的花鸟风月组日常茶话会中,蜂须贺抱着被炉的被子,半身都倚在矮桌上吐露了这一条消息。看那表情,简直是生无可恋并可以去截图做表情包的那种。

“哟~这么说不是小仙仙还有蜂蜂你们俩先去啦?”已经极化的青江掰开橘子瓣,取出一瓣放进嘴里,边嚼边开口说话,听着口齿有点不甚清晰。“不是你们两个初始五打刀?是新选组的?这个打刀极化这是让人浮想联翩啊~也好,长曾弥那么大,先进去也不错哦~当然,我是指身体体型大哦~”

“……”蜂须贺继续生无可恋中。连宗三放在他面前的橘子和茶也没有动过。

“青江,这不风雅。”早已习惯青江日常开车的歌仙知道这是青江的无心之话调节气氛,也是笑笑过去了。“不过蜂须贺——”歌仙搁下手中茶杯,抬头看他带着一脸疑惑,“和泉守他已经开始收拾整装了,堀川他刚才也过来跟我说让我去帮忙一下,你不回去看看?冲田组也已经开始收拾了。就浦岛和长曾弥他们俩收拾你放心?”说着边准备起身去和泉守那里看一下情况。

“别提那个赝品!浦岛都被他带坏了!我才不要去看他!”蜂须贺立刻从桌上直起身,挺直身板大声反驳,然后又躺倒,将整个人都埋在被炉里。

其余在场三人立即想起来前一段时间浦岛极化归来的情况。

归来的浦岛身形简直和长曾弥差不多。

而且连持刀的姿势都一样。

而且还有极其糟糕的极化归来台词中的一句:
“蜂须贺哥哥对长曾弥哥哥很赞赏的!糟糕!其实这是个秘密啊啊啊啊——”

当时站在浦岛面前的蜂须贺听完就马上抄起本体跑去追杀长曾弥。

据极化短刀形容,那机动几乎已经上了200。

浦岛也形容当时蜂须贺哥哥当时脸黑得仿佛能滴水。而长曾弥哥哥则是一脸懵逼。表示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被打了。

据说当时花鸟风月组剩下三人(刀)还有新选组众人(刀)全在拉架二姐还有虎哥,怕真的打起来。其余的刀在围观吃瓜,喝茶,搞事,开车,带弟弟,逃内番(三条家大佬三明表示啊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好有活力;伊达组专业舞见鹤ball表示这真是吓到我了;德川藏刀污龟表示需要龟甲缚;自称妖刀千子姐姐表示要脱衣服结果正直的蜻蜓切拉走了;粟田口大家子一期尼表示有弟弟们就好;古备前莺丸太爷爷在喝茶与日常任务叨咕大包平;源氏兄长髭切他还是弄哭了自家弟弟膝丸因为记不住名字;堀川一家表示过来支援拉架很心累;左文字家江雪和小夜日常悲伤与复仇;)

最后还是长曾弥把蜂须贺抱在怀里抱走才结束这一场追杀。不过省去蜂须贺在自家大哥怀里又踢又打,还说着赝品带坏了我弟弟的话。

当然,如果这个秀恩爱辣眼睛(?)场面也省略的话。

于是就造成了长曾弥和蜂须贺这一段时间几乎没怎么讲话的尴尬局面。

话题场面转回。

“蜂蜂你这样也不行啊……”宗三同样表示生无可恋,他可不想再来一次本丸大追杀。那机动比他可是追不上。“宗三三你觉得怎么办?”青江接口,见蜂须贺没有回复。(因为埋在被炉的被子里,整个人陷进去)
“能怎么办……身为笼中鸟……没想到也有让我这样的一天……”宗三·日常笼中鸟·左文字上线。歌仙自知失言,把茶推给蜂须贺,拍了拍肩,朝青江和宗三使了眼色“加油就靠你们俩赶紧让蜂须贺虎彻振作起来”然后拉开障子门,嘴上说去煮饭,可脚步却揭露了他去踉跄地逃到小夜那边给他摘柿子吃的事实。

其他两刀表示一点也不好。简直绝望。不要抛弃我们去和小夜摘柿子/光忠一起煮饭啊啊啊!会友尽的啊啊啊!

“嘛……所以说还是我来吧,”青江上前,深吸几口气,最终喊道:“蜂须贺虎彻!你再不去送行长曾弥虎彻就走了!你不想去送行?还有——”青江坐到蜂须贺旁边,费了力气把蜂须贺的脸从被炉中解放出来。

(宗三美人表示:我就站在旁边啃橘子青江你反正极化了你一定可以扛得动打刀的,加油。
青江:宗三三我们友尽拔刀吧.JPG)

“蜂须贺虎彻,你真的讨厌长曾弥虎彻吗?真的?”

“我……”这回是轮到蜂须贺愣住了。
说到底,真的很讨厌他长曾弥虎彻吗?不是……可是他是赝品啊……有什么理由不去讨厌他……我是虎彻真品……凭什么不去讨厌他……
蜂须贺在心里纠结。脸红得似火烧。

“我……就是讨厌他……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这次是宗三开口,“你刚才说的语气,可是一点也不讨厌啊。”
“什么?!我明明是讨厌他的!”蜂须贺嘴上仍然不扰人,不过脸颊的如施胭脂般的鲜红出卖了他此刻的真实心思。
“蜂蜂~~我只告诉你一点哦~~”青江笑得神秘莫测,“浦岛说的「很欣赏」一点也不假对吧?要知道之前的出阵,你俩配合的可是主上称赞了呢。而且——”青江顿了一下,往下说了下去,“御守——如果我没有记错,是你兄长长曾弥虎彻给你的吧?你收下了,没有扔掉吧?而且还藏得好好的——”青江嘴角上笑弧弯得更厉害,是不是藏到好好的呢?蜂须贺的脸也随着青江这句话说出来时白红交加,吐出口语气也变得嗫嚅:“才不是啊,,我,,”蜂须贺心里纠结不已。

其实他只是不惯长曾弥端着兄长的架子吧?事事他争前,把最危险的敌人都消灭大部分,然后和自己一起上;每次他出阵和自己告别的时候都是一番厮磨,难以离开。担心他出事,都要在离开前好好检查一番。长曾弥笑着说这么关心他了然后蜂须贺羞红脸推开他,结果回来后又被抱着一起睡不撒手;而且一把刀就是应该上战场,而且不应该作为家传的东西吧?其实自己也是羡慕他的吧?

嘛,这种别扭感……不过怎么说,仔细想想,好像不怎么讨厌他了……我真的不讨厌他……真的不……

“我……不讨厌……”蜂须贺才结结巴巴地蹦出几个字,抬头就看见了石切丸还有歌仙带着吃柿子的小夜过来找人。

“蜂须贺不去送送长曾弥吗?他们几个已经和大家都告别过了哦,不过长曾弥一直都在找你,说想和你道别呢。”石切丸温和笑着,顺手揽走了青江。小夜牵着宗三的手和歌仙先后走出了和室。蜂须贺赶紧站了起来,跑向虎彻家部屋,果不其然,长曾弥在那里等他。已经准备整装待发。而蜂须贺却怕长曾弥虎彻走了,所以跑得很快,喘不过气来。他自己站在那里,稍稍平复了一下呼吸,马上又走向长曾弥。

“赝品!长曾弥!长曾弥虎彻!”蜂须贺顿时觉得有点好笑得自嘲,什么啊,明明想好了怎么说结果还是这个词开头。“你——要去修行了?”语气听起来挺小心翼翼,其实更多应该是不舍留恋。
“嗯,去修行了。想我的话,就铺我的被子睡吧。”长曾弥笑着说。关照依旧。蜂须贺觉得他今天打扮其实还挺好看的,留着胡茬一点都不邋遢,也挺整洁的。比平常好的多。也没有原先那么不惯他了。

“知道了知道了,赝品。还有几句话想对你说。”蜂须贺凑近长曾弥耳边,声音随轻但极其郑重地说道:
“我,绝不允许你修行的期间受伤。”
很快,在长曾弥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蜂须贺有换回平常有点不喜欢,却又十分留恋不舍抱住他,说到:
“祝你一路顺风,平安归来。”
蜂须贺还没有回神,长曾弥已经吻上了他的唇。一时刻难分难解。过了不多久,蜂须贺气喘吁吁地离开,不忘记推了推长曾弥虎彻。顺便把怀里的御守塞给他。长曾弥收下了,然后俯身低头,蜻蜓点水似的轻吻了一下他的手背。蜂须贺没有缩回手。

“好,我记着。那么我去修行了。”“嗯,早去早回。”“好,我走了。”二人牵手一起来到本丸大门。和新选组其他人回合后,就踏上旅途。

baka。。赝品,,我其实。。喜欢你呀。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呢?
我知道的,谢谢你了。
——————end.
第一次写刀男cp献给长蜂!别扭的二姐和包容的虎哥真好吃~
设定集中二姐是家传刀,所以沿用此设定。
比心💕~

别以为就这么简单天真无邪地结束了!
下面是彩蛋哦⊙∀⊙!
事成告别虎哥之后的二姐回头看见青江带着石切丸和宗三和歌仙还有其他一起送行的本丸刀男集体表示:
你们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算了,可是我们被塞了一大碗狗粮啊啊啊——
于是乎选择抱紧自家cp表示不需要狗粮安慰.JPG

婶婶:MMP单身狗一身浩然正气杜绝gay里gay气不正之风(太惨了不知道用什么鬼表情包.JPG)

罪魁祸首浦岛表示我也有cp是乱酱(一期尼正在紧急拔刀光速袭来中)
因为天天被长曾弥哥哥还有蜂须贺哥哥喂饱了狗粮啊!
(心疼ing)233333~

反正永远也不会写的~别想了:-D

东隅有桑:

@袁滚滚 
感谢这位太太的脑洞,这就是我啊!!!
(当然自己挖的坑还是哭着填完吧)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